城市「文化資本」(culture capital):

巴黎、倫敦、東京等世界重要城市的文化政策分析

台灣師範大學社會教育學系/廖世璋教授

 

以文化治理累積城市的「文化資本」(culture capital),長期以來,一直都是世界上許多重要城市的做法。因為,文化政策並不只是文化本身,而是攸關城市在未來的整體發展,因此,偉大的城市都將文化政策視為城市發展中,最為重要的策略,像是:巴黎、倫敦、東京等。反觀,臺灣各地方極為漠視,更忽略了城市「文化資本」的重要性,以及會對於整體城市帶動的影響力。

 

巴黎,今日所見各城市無法媲美的巴黎,是早在19世紀(1850-1870年間)由奧斯曼(Haussmanniens)爵士進行「巴黎改造系列計畫」之下,奠定今日成為全球藝術之都的基礎。像是:讓著名的香榭麗舍大道成為巴黎今日重要的藝術文化軸線,由此軸線連結協和廣場、方尖碑、戴高樂廣場、凱旋門、羅浮宮等,及附近重要歷史資產、文化地標、展演場所、藝術公園綠地、品牌及文創商店、風格餐廳等。

 

由於巴黎早在19世紀,即以藝術文化做為城市發展重要計畫與策略,使得巴黎擁有競爭優勢及領先地位,成為今日在各地其他城市,無法取代的世界藝術文化之都。

 

倫敦,同樣都是歷史悠久的倫敦,在2003年官方宣布《倫敦,文化首都:實現世界級城市的潛力》(London, Cultural Capital: Realising the Potential of a World-class City)政策,市長肯李文斯頓(Ken Livingstone)提出倫敦文化策略做法的重要文件,將大倫敦藝術文化推向全世界,將倫敦打造成為一個世界級的藝術文化地位。

 

計畫的重點策略,包括:對外加強倫敦對於世界各地的文化影響力,對內讓城市內部更加開放、引導創新,並使得人人都在生活中參與藝術文化,更重要的是,要以文化計畫帶來城市更多效益。

 

倫敦並在2008年發佈《倫敦:文化審計》(London: a Cultural Audit),是站在整體城市競爭力的角度,第一次大規模針對倫敦所處文化環境、文化基礎設施、文化消費等進行量化評估,並與其他四大城市(紐約、巴黎、東京、上海)比較,找出倫敦自己的城市條件,發現倫敦不只是提供商業環境,更是基於特有文化、創意環境的優勢,及所帶來的生活品質,因此才能吸引各國人才、創造商機、創意產業發展,其中審計指標項目,包括:文化遺產、展演設施、視聽產業及出版等,以及城市的文化活力、文化多樣性、文化消費等。另外,倫敦並分別在2010及2014年皆陸續提出市長的文化策略報告,更確認以「商業、文化及創意」做為城市優勢及發展特色,讓倫敦持續成為世界文化首都之地位。

 

東京,位於亞洲的東京,除了悠久的歷史文化傳統之外,東京在2015年制訂了《東京文化視野》(東京文化ビジョン)(2015-2025年),這一文化願景的目標是10年,做為東京整體藝術與文化推廣的基本方針,不僅要東京成為一個多功能文化城市,持續培育各種多樣性文化發展,以及每一個公民與文化的聯繫,更想激勵與活化「創造者等於消費者」的文化,憑藉新文化的力量提供城市發展更多可能性等。

 

東京並在宣告的計畫中,提出8項文化策略,包括:

  1. 傳統與現代並存融合,追求東京的獨特性及多樣性。
  2. 透過提高各種文化基礎吸引力,加強發展東京為藝術文化城。
  3. 人人都能享受藝術與文化,建立社會基礎設施。
  4. 以年輕人為核心的多元化人力資源,從國內外栽培並提供商機。
  5. 以城市外交促進藝術和文化交流,提升國際競爭力。
  6. 利用藝術與文化的力量,解決城市、社會、教育、福利、區域發展等問題。
  7. 融合先進科技和藝術文化,發展創意產業,創造改變城市。
  8. 吸收東京自己的藝術及文化成為城市發展動力,實現有史以來最高的文化計畫。
【學會公告】城市「文化資本」(culture capital): 巴黎、倫敦、東京等世界重要城市的文化政策分析(TACPS理事廖世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