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思考未來4年、甚至2030年的文化政策
New culture perspective for 2020 and 2030

https://www.flickr.com/photos/136130272@N04/23648669113 竹圍工作室創辦人 蕭麗虹 一月十六日,在勝選的激情過後,我們也必須重新審視現行的文化政策。 每到籌組新內閣之際,文化部長的任命總是最後一階段才提出人選。但這個職位的重要性實在不容小覷!在此敦請蔡總統及新閣揆確認其內閣成員是否具備創意合作的人格特質,因為唯有整體性的變革,才能徹底解決台灣持續失去全球競爭力的問題。但,這和文化又有什麼關係呢?當然有!因為文化,對我們國家的永續發展是絕對關鍵、且有效的工具。我們富有創造力的新世代是國家競爭力的核心,從最近的市場指標即可以看出,面對全球性的經濟衰退以及環境惡化,他們的表現為台灣提供了躍升的空間。 我們必須以更廣義的文本來評斷文化的價值。既然現在國家發展的首要項目是經濟,那我們就以商業的模式來分析文化的經濟產值。如此一來,我們將發現文化就跟其他投入資本,如金融、技術、土地、人力等一樣重要。面對當前快速創新、大數據、資料探勘(data mining)等趨勢,我們必須竭盡全力留住可以帶領我們擁抱第四次產業革命的創意人才,這也是目前在達佛斯(Davos)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所關注的議題之一[1]。 我們必須理解,唯有支持文化預算並提供一個充滿活力的創意生態,才能充分釋放年輕創意者的潛力;協助他們,把其產出轉為國家可用的資產,而不是花錢外包一些娛樂節目。如執行得當,長遠來說,文化預算將使每一塊錢稅金都轉化為對我們社會的投資。只要我們有長遠的視野、更高的目標和支持育成四年開花結果的耐性,其效果將是顯而易見,遠望2030年一定可以獲得其長尾收益。 國際專家如英國的查爾斯‧蘭德利(Charles Landry)以他的遠見引導全球主流的創意城市和永續城市,他也曾在2015年為台北量身打造一個創意城市的發展架構。其中,他指出台灣,尤其是台北市有相當優良的人才庫,他們可以生產台灣社會發展所需要的各種獨特價值,但近年來卻有相當數量快速地移往其他亞洲城市高就。我們因此需要多元的文化智庫來分析台灣這些富創造力的青年對國家發展的貢獻,並幫助政府減緩人才外流[2]。 本文的目的是希望強調,文化預算其實是政府的一項重要投資而非支出。許多國際以及在地的案例已經證明對青年文化人才的投資對各級政府、企業以及社會階層來說都有極高的效益。以下舉出國內外對文化投資獲得回報的案例,而藝術也屬這個改變機制中的一環。

  1. 文化資產價值: 身分認同的有形歷史。許多歷史建物的觀光價值非常容易理解,但較小的場所或是替代性空間也應該被釋出作為青年人才培育的據點或是群聚場域,建立合作網絡、實踐新概念。文創法雖已頒佈施行,但對提供創意人才空間這個條目仍有待提出更好的配套與獎勵機制。這些空間可以是青年孵育純正在地創意的溫室、創新的基地,而非僅是媚俗文化的消費場所。從文化工作者姚瑞中所蒐集到的資料,我們知道仍有許多棄置以及未妥善使用的空間亟待活化、注入新的內容[3]
  1. 創新價值: 產業創新需要突破既有系統;國際網絡如英國和澳洲的藝術與商業(Art & Business)組織曾經嘗試,把創意人才計畫納入辦公室與工廠的日常運作,並取得具體的成效。國內的東和鋼鐵公司也證實了如此作法的附加價值,他們透過仍在推行的「藝術家進駐計畫」邀請雕塑家進到其H型鋼軋製工廠與他們的技術人員一起工作[4]
  1. 外交價值: 雲門舞集常被認為是此類型的典範,卻忽略了其他民間非營利團體在國際性平台上的突破。持續地支持我們的文化NGOs參與這些平台將會讓世界聽到台灣的聲音,也能幫助我們的國家建立實質的網絡連結。相對的,藝術可以宣揚我們的文化價值,像是絕對的言論自由以及多元文化社會。再者,藝術家、策展人進行長期的研究或交流進駐,以及各領域公私立單位人員的跨國實習,都應該被視為國家對他們潛力開發的投資,並為我們這個島國進行文化外交。他們為台灣播下的文化種子將以多元的具體形式呈現出來。
  1. 觀光價值: 雖已全面性地開發,但也面臨某些客群流失的可能性。削價競爭並非解決之道,我們需要新鮮的創意內容以保住優質的訪客,並在台灣停留更久以了解這個島嶼的文化。提出新的內容方案有助於把倉促的二天觀光延長為一個星期左右的探索與對話。
  1. 社會價值: 創意已經被視為大多數公民議題的救星,因為軟性的訴求可以改變群體與個人的緊張關係。長期運作的九二一地震和八八水災重建委員會已證明藝術治療的效用也提供就業輔導的協助,但這些計畫其實不僅要持續地在災區實施,許多鄉鎮與都會社區也需要,好讓成長中的青少年以及家庭學習如何表達他們的困境。任何一位治療師都會告訴你這些努力需長期的投入,而且必須使用新的方法為這些地方帶入不同觀點。
  1. 健康價值: 顯而易見,這和社會價值息息相關,因為我們正對高齡化的全球趨勢,經營優雅的老年生活也是一種降低醫療開銷的作法。從事藝術與文化活動已被證實是強化心靈的關鍵,並可加強老年人的社交能力與體能。因此,如果由年輕的創意族群提出更活潑的方案並親力執行,他們的活力將促成更好且持久的效果
  1. 民族價值: 宣稱我們自己是炎黃子孫,在全球捍衛傳統孔孟文化已經愈來愈困難,但不可忽略多元的原住民文化也是我們的資產,我們可以和亞洲環太平洋相互交流,在國際上取得更多的認同[5]。我們的原住民文化團體需要幫助以重新擦亮他們的文化圖騰,透過諮詢與創新的方式,把他們的文化呈現給大眾。同時,專業人士可幫忙,從他們與自然和諧共存的日常生活方式追溯傳統文化的內在智慧。這是長期在都市叢林生活的我們亟需向他們學習的,謙卑地面對土地和水資源的利用,因為自然萬物都有平衡生態鏈的潛在價值。如果我們希望這個島能達到環境永續,更應該尊重這樣的自然法則!同理,我們也必須對新移民所帶來的文化有所理解並相互尊重。這部份,來自柬埔寨的新科立委林麗蟬應該可以和我們分享她故鄉的文化特色[6]。這些新移民讓我們成為真正的多元文化社會。
  1. 環境價值: 這似乎無法一蹴可幾,但現在全球掀起環保藝術的風潮,從政府到個人,無不以積極的行動回應全球暖化的議題。台灣現在亟需在食物、水、能源和生計取得自給自足,而藝術可以用創意的方式協助科學家和環保人士來宣導這個議題。去年在巴黎舉行的全球氣候藝術節ARTCOP21有150個國際文化組織參與以倡議他們主張,與此同時,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1也召集全球190個國家部長與會商討,可以想見文化與藝術行動對那最後5度防線的影響力!環保人士需要藝術家的創意合作好讓艱澀的資訊變得容易被大眾理解。在台灣,已經有人才把大數據轉換為創意的視覺意象[7],政府可以多加利用來推動其相關計畫。
  1. 經濟價值: 以上所有的分析都可證明其累積價值將可減少政府的開支,並對我們的產業和國家帶來具體的經濟利益。所以,文化毫無疑問是一項投資,如果我們仔細計算其各種形態的附加價值、節省的金錢以及創新潛質,便知道它背後的加乘效益非常巨大。值得注意的是,要獲得完整的創新資本,在地人才可能需要結合志同道合的國際人才一同創立獨特的創業團隊,但目前勞動部對外國人工作簽證的審查仍然相當地嚴格也不友善。這部份如無法改善,我們的文化人才將會移到海外去設立他們的團隊!對年輕的創新工作者來說,我國現行的工作簽證和移民配額法令仍相當落後,由國內外愛台人士所組成的「向前台灣」正努力希望透過不斷地倡議改變現狀[8]
  1. 教育價值: 我國的經濟載體是勞動力,但我們的企業龍頭卻認為現在的畢業生並沒有做好就業的準備,他們缺乏相關的經驗,也不會創意思考,更缺乏團隊精神。這些都是學術界的結構性問題嗎?如果藝術可以更全面地融入高中以下各個年級的課程,包括自然科學到公民教育,那麼學生就有機會接觸到更多的學習方式:創意腦力激盪、跨成果合作、藝術計畫…,並能在第一線理解創意發展的過程。如果教學能離開教室的場景進到真實的環境,這必然能幫助社會培植更好的工作人口。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在十年前開始推動把藝術家送到校園的計畫,並獲得相當正面的回響[9]。但這樣的計畫需要來自教育部持續的直接支持。這也牽涉到藝術家的認證問題,而不是要求他們取得教師資格。

從上述案例,我們必須認知藝術與文化對各個層面來說都有無遠弗屆的效益。因此,請我們的新總統與新內閣多創造晉用年輕人才的機會。他們是成長背景相當獨特的世代,給他們機會和舞台,讓他們得以實踐其創意思維。文化部更需要創造機制讓他們可以連結國家發展的方向,為社會所用。每年度編列政策執行的相關預算時也要藉機檢討方向與策略,不要讓文化人才受限於僅能提供消費型、曇花一現的短期服務或成果,無法紮根壯大! 面對文化價值的認定,我們需要更寬廣的視野和深入的認知,並且要確保新文化部長和其團隊與其他部會保持創造性的合作關係。至少,和教育部維持藝術家進駐校園的良好媒合管道,為我們的下一代提供實在的創意操作環境。其次,與經濟部合作,鼓勵社會各個領域晉用文化人才,解決根深蒂固的問題,因為文化尤其可以為我們的傳統產業注入創新模式,活絡發展環境。而我們的外交部更應該利用藝術與文化外交來突破困境。透過藝術家面對面,讓其他人理解我們國家的獨特性。同時慫恿環保署運用創意的方法來推廣環境永續,如科技或虛擬實境,並利用社區公開活動來倡導新視野,改變人民的心態也邀請他們協力共同推動。這將確保市民對環境的重視,而產業也應該嘗試創意的替代方案降低成本,最終促成生產線的創新。從長遠的角度來看,產業綠化所投資的成本其實還蠻划算的!我們的衛福部國民健康署一定會喜歡藝術既可以協助紓解城鄉的生活壓力,又能有效地管理我們的樂齡生活。而交通部觀光局也將覺得藝術很有用,不僅能吸引人潮,也可以透過其操作方法尋思新的大眾休閒模式。 要是所有的部會可以重新評估他們和文化領域的合作,那就先從接受耳目一新的提案做起,進行實務的實驗計畫。而且應該讓包含中央研究院的研發部門監控這些有遠見的突破,以證明如此實驗性的共創(co-creation)計畫在各領域都行得通! 所有的政府都有其優先目標以及長期與短期的需求,但創意想像能產生跨框架的創新解決之道。歐盟在其「創意歐洲」計畫的大傘下有很多類似的成果[10]。但即使在美國政府內,因為意識型態的關係並沒有文化預算的編列,你仍然可以看到每個部會都用藝術與文化作為創新的工具。比方說,新思維的殿堂如MIT麻省理工學院有一個CAST計畫[11]便經常邀請藝術家到他們的各個科系,以避免學院內故步自封、視野短淺。 現在投資文化可以在四年後轉變我們的經濟結構,並有機會於2030年幫助我們在亞洲或世界舞台重新定位,讓台灣這個華人世界唯一實施民主機制的國家成為永續社會的模範之一。這將使我們重拾殖民時期這個島嶼名稱的真正意涵:福爾摩沙美麗之島! [1] 世界經濟論壇網站「何謂第四次產業革命?我們該如何因應?」http://www.weforum.org/agenda/2016/01/the-fourth-industrial-revolution-what-it-means-and-how-to-respond [2] 查爾斯‧蘭德利,「台北的企圖心」,台北市都市更新處,2015。http://www.urstaipei.net/article/17213 [3] 姚瑞中,「海市蜃樓:台灣閒置公共設施抽樣踏查I-IV」。http://www.yaojuichung.com/htdocs/?page=publications&publications_id=28#pubspage [4] 台灣藝術與企業合作平台。http://www.anb.org.tw/report-single.aspx?id=540 [5] 參考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網站:http://www.nmp.gov.tw/ [6] 英國每日郵報對林麗蟬的報導。http://www.dailymail.co.uk/wires/afp/article-3389863/Foreign-bride-Cambodia-make-history-Taiwan-vote.html [7] 零時政府。http://g0v.tw/ [8] 向前台灣Forward Taiwan。http://www.forwardtaiwan.com/ [9] 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藝教於樂計畫」。http://arteducation.ncafroc.org.tw/?cat=4 [10] 創意歐洲Creative Europe: http://ec.europa.eu/programmes/creative-europe/index_en.htm [11] MIT科技育成中心CAST http://arts.mit.edu/welcome/cast/about/

【專文評析】蕭麗虹:如何思考未來4年、甚至2030年的文化政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