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987,在華山對話!讓我們把記憶種回來

第三場後記

文/李亦晟 攝影/陳翊綾

 

文資會讓我們記得更多前人的智慧;

文資是承載共同記憶的載體;

文資是一種藝術也是一種生活方式;

文資是城市在構成當中共同追尋的記憶與生活模式;

 過去常在新聞上看到,有許多古蹟自燃的案例層出不窮。但這些明明是具有文化、歷史意義的全民資產,為何又會成為面臨拆毀、破壞的風險?所以對我們而言,究竟「文資」代表著什麼樣的意涵?在文化987的開場,主持人便邀請與會的所有人以接力的方式,一起描繪心目中對於文化資產的定義與想法。隨著來賓分享文資保存的心得,也能得知他們各自是基於什麼樣子的理由,而投入這些與保存記憶或是關注地方有關的運動之中。

 

溪湖中街再生計畫

第一位分享的是溪湖中街再生計畫的鈞曄與書儀,他們從東海的校園文資保存運動,開始接觸到文資的保存議題。在這過程中,即便在校園內也無法純然地以學術的角度去進行思考,甚至是面臨到校方與其他組織所施加的政治壓力。從這次的經驗也讓他們體會到,文化資產的保存運動不是那麼的簡單,經常是陷入一種二元對立的狀態,而無法回歸建築的歷史脈絡來思考。

在經歷了上述的那段黑暗的低潮期後,他們回到鈞曄的故鄉——溪湖,去做一些田野調查,並在2018年的寒假舉辦了一場以中街再造為命題的規劃工作坊後。一方面帶動了在地居民與旅外的青年學子回來想像城鎮的生活樣貌,另一方面則發覺到從一個地區發展的角度上談論文資較不會受到強大的阻力,並決定用有別於文資法的形式,而是從歷史、空間的角度去嘗試說一個好的故事。

於是他們花了約半年的時間調查街上有哪些閒置的空間、去傾聽在地耆老談論過往的蔗田。長達半年的空間介入,也讓他們認識日治時期楊維新醫生開立的維新醫院,並透過理念式的溝通方式說服楊家後代一同合作,進而承租、整修,並舉辦許多的活動,希望能凝聚在地青年們一起來為彰化的未來做更有趣的事情。「文資保存不僅是保存有形的軀體,重點仍在於後續的經營」如何讓更多的年輕人願意能走入老屋,將會是未來更大的挑戰。

 

五號倉庫藝文基地

接下來則是由現任桃園藝文陣線、五號倉庫藝文基地的彥穎來進行分享,大家有聽過桃園藝文陣線所舉辦的「回桃看藝術節」嗎?

從2014年在桃園大廟老城區附近保存最完整的新民老街開始,再到中壢第一市場,之後則進駐到中壢火車站的五號倉庫。彥穎提及早期他們主要是以倡議單位的形式去進行保存的運動,後來則乾脆自己租下了台鐵的舊倉庫去自主修復。他笑說也是租下來後才發現整個空間的狀況非常的糟糕,而且桁架也爛得不得了,於是又花了許多時間和精力,拆除原有天花板裝潢,補修毀損牆面及後方空地,現則作為藝文展演空間及文創基地來使用。

他提及到為什麼想要做文資保存的工作?理由不外乎是維護地方的情感或故事。中壢其實相當地缺乏歷史建築,而地方若是沒有像這樣量體夠大的據點,是很難形成大家願意去長期投入的基地。同時他也認為在臺灣,基本上只會修所需經費較少的日式宿舍,像是鐵道倉庫這種需要花費高昂修繕經費的歷史建物,往往只會被認定為不具文化資產價值或是屬於私人產權。

於是他們寧可用自己承租、用最簡單且節約的經費去整修倉庫,目的就是為了證明即便缺乏資源,還是能找到其他方式來保留中壢因農業、鐵路運輸而興盛的這一段重要歷史。儘管隨著臺鐵推行鐵路高架化,可想而知的是像這種鐵道倉庫都即將面臨拆除的命運,但透過文化行動或許也能帶來改變的可能。「我都跟別人說五號倉庫就像是一個小華山,未來可能一號倉庫是餐廳、二號是美術館,但還是希望五號倉庫的自明性,在未來能不需仰賴其他名字。」

 

芒草心慈善協會

最近在臺灣十分盛行城市導覽,來自芒草心慈善協會的冠樺特別分享的是「街遊」,同時也是協會所執行的「無家者自立方案」之一,簡單來說就是由無家者擔任徒步導覽的導覽員,從他們的生命經驗去詮釋他們所處的環境,並以人的角度出發去認識了解地方的故事與在地的記憶。

這一個專案是受到英國的Unseen Tours啟發,自2014年開始讓無家者帶著遊客踏上街頭探索台北的另一面。目前大約有3-5條路線,且由於這些導覽員都是曾有流浪經驗的人們,在帶著遊客一探台北不為人知之處時,也能在這過程中看見他們的生命歷程。例如,冠樺就有提到有位導覽員每次都會帶大家去看西門町的一個夾娃娃機店,50年前他在那邊開了間西裝店,因此對他而言,這個場所不只是西門町的某個角落而已,而是其與此地之記憶關聯的所在。

若說人與地方的關聯是文化資產的核心,那麼街遊這個計畫雖說不是古蹟建築也非民俗文化,但仍有相互呼應的地方,如一位過去是刺青師的街友在描繪導覽的地圖時,就展現出過去習得的細膩手法。冠樺想強調無論是協會的導覽或是商品,在設計的過程中,都希望能呈現出不一樣的故事,並讓無家者跟社會大眾的連結是可以被看到的。透過這些導覽,不僅希望能夠創造不同群體可以自在對話的環境,也才有機會化解偏見,打造一個更有包容性的社會。

 

TACPS文化政策研究學會

大眾往往比較容易注意到,因文化資產被燒毀而一再登上新聞版面的有形文化資產。或每當提及民俗活動時,往往會聯想到打架、鬥毆等比較負面的言語或行動,反倒較少意識到逐步消逝在時間洪流之中的無形文化資產。

最後一位分享人子琳則從其成長背景出發,因家人有不同的宗教信仰的緣故,注意到民俗節慶的重要性,之後又由於母親工作的因素,參與了臺北霞海城隍廟的慶典,並在研究所時決定繼續探討與民俗文化資產有關的議題。對她來說,無形文化資產從某些角度來看,或許是為了祈求人生可以順利、受到保佑,而所做的繞境活動或民俗慶典。但另一方面,卻也是在過去,人們因為面對生活環境與群體,而演變出的一系列社交或是儀式性行為。

這些人們生活的過去樣貌,逐漸流傳到現代社會當中。因其中蘊含了回憶、記憶的活動,所以才會成為文化資產的狀態。所以在她研究的過程之中也發現,許多人會接觸民俗文化也不見得都跟宗教信仰有關,有人是因為從小接觸、或是因全家人都投入、而儀式反而成為家庭團聚的契機,這些理由都顯示無形文化資產代表著是種人與人溝通的方式,並也真實地呈現了臺灣的文化樣貌。

 

重量級X3的神秘嘉賓

本場次的最後則邀請到清華大學環境與文化資源學系的榮芳杰教授來為整場的分享做一個總結。榮教授先提及自己跟四位分享人都有隱藏的連結,他自己除了是文化研究政策學會的理事之外,也有間接地參與東海校園文化資產保存的議題,桃園藝文陣線的文資提報也有送到自己擔任委員的審議會裡面。而芒草心協會則有自己的學生在裡面工作。

但總結地來說,雖然這一個場次的題目是聚焦在文化資產,但討論的時候較沒有針對文化資產的保存身分,而是用另一種角度來探討文資保存的可能。實際上從1982年制定文資法到現在,已經有將近40年的時間。相對於西方社會約100多年的發展歷程來說,臺灣在提倡文資保存的步伐上其實並不嫌慢。

但在1972年頒布世界遺產公約,臺灣確實是脫節於全世界的討論當中,而是直到2000年左右因網路發達,才開始有機會接收國外資訊,也才能得知台灣現在究竟是還有哪些不足之處?如為何臺灣的保存運動都是年輕人在發起?這必須回歸到國家的歷史敘事,在過去的教科書當中較缺乏對於地方的認同。但從溪湖中街的案例其實可以看到,當你看到陌生的老屋時你會開始去尋找答案。

在這個概念下,文資保存的起頭是你想認識自己、持續關注地方、找出地方的價值。這也意味著保存並不一定代表著一定要給他們文資的法定身分。儘管透過公權力或許是最快的方式,但其效果確實是有限的,且就現行的文資法而言,眾人對於文資價值的審查認定仍然是不一的。

第二個常見的問題是針對文化資產的信託,有一些人會呼籲說:「一人捐十塊,把房子買下來」但這是群眾募資、是價購,並非信託。英國的古蹟信託組織National Trust,他們是有先做出業績,照顧得非常好受到肯定,大家才捐錢給他們,然而臺灣並沒有這樣子的民間團體可以接受這筆錢去執行維護。且不動產類的信託,其產權所有人可能有高達100多人的狀況,委託人與管理者之間的合約關係也相當複雜,歐洲與台灣還是存有著國情不同的問題。

 

結論

榮芳杰教授在最後提到,針對文資保存的議題,存在著許多不同價值碰撞的空間,但卻缺少場合能夠互相討論。本場次在討論的文化987標題時,就希望可以讓文資議題的討論往正向一點的方向去思考。儘管面對公部門或是產權所有人有時十分消極的保存態度,但也有許多人正積極地以自己的方式盡一份努力。治理結構或許複雜且多樣,而在面對難解的文化資產等問題時,態度可以是憤怒、卻也可束諸於樂觀,但絕非是天真。所以,別讓文資的形象總是悲情、那麼的恐怖份子,希望能讓我們把逐步地把記憶種回來!

【活動紀錄】第三場「文化987,在華山對話!」|令人怦然心動的文資再生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