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987,在華山對話!科科科科…..科藝不可以?

第五場後記

文/凌晨 攝影/蔡淳任

近10年來大家在“滑手機”,代替此前“打電話”的說法。12年前開始滑手機後,到底科技對我們的文化、生活、藝術造成什麼影響呢?今天先從三個層面來進入議題:生活方面的工作與學習經歷、戲劇藝術與劇場設計、藝術家駐村(工研院)計劃。

林羿佩(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政所)

用生活、日常的方式來分享個人認知的科藝事件。探討科技為我們的生活帶來怎樣的便利與挑戰;以自己在瑪麗醫學院擔任治療師助理的經歷去探討藝術治療師面臨的產業困境;機器人與人的互動造成科技倫理的新奇想像。

即時通訊軟體“壓縮時空”的便利性讓大家聯繫緊密,卻也給人帶來了疏離感。資訊的網路化,各種新的串聯平台例如音樂流媒體,讓我們持續享受新的生活方式,帶來便利同時具有威脅性。“天網”系統下,人人被監控。而後分享一位藝術治療師的論文,探討科技與性別差異間的關係以及當代社會科技發展不均衡對藝術治療帶來的影響。再談及科技倫理,探討科技與人和社會之間形成的利益與倫理道德關係。最後提出四個問題:“天網”監控的便利性與人身自由的邊界?機器人時代人類可以保有自我不被取代嗎?AR、VR帶來的便利與疏離?末日前與科技陪伴的一天?

吳宥霖(舞台劇《沉境》導演)

透過個人在劇組實務經驗分享科技浸入劇場,對於劇場設計或戲劇本身帶來的影響。從個人創作理念提出我們應該和科技保持怎樣的距離。

首先,劇場的硬體設備與科技直接相關。電燈、投影、機械手臂等新科技的融入並沒有使我們吃驚,而是潛移默化進入到劇場當中。許多劇場運用電腦中控技術,不再依賴天時地利人和,甚至未來人類演員可能被機器人所取代。

講者更在自己的劇作中探討科技與人的關係。在「沉境 1」中描繪了一個科技指數發展的未來世界,主角工程師依靠科技力量的創造新世界時,卻迷失在科技的渾沌之中。「沉境2」不同前著線性的呈現手法,更像是議題式的發生,導演借但丁的三個篇章:地獄、淨界、天堂講述新世代科技給人帶來的三種境界的苦楚。薩特曾言,他人即地獄。我們每個人都活在他人的注視之下。這個問題放在當下更加壯大。因此第一章「地獄」中講述每個人在遷就他人時的痛苦。「淨界」用寫實的劇情描述手機時代,人與人間類似平行世界的關係,看似互相關心卻有著說不出來疏離的痛苦。「天堂」則借燃燒手機的過程隱喻救贖與重生。

柯惠晴(工研院「科藝很可以Arts@ITRT」團隊推手)

邀請藝術家進入工研院進行藝術創作。她認為科技與藝術的距離並沒有那麼遙遠,有許多新技術是由文化需求發展而來。團隊曾思索科技藝術在台灣遇到瓶頸,發現富人由於收藏考量不太願意支持科技藝術。進而她們尋求一種新的科藝結合的形式,不再是傳統的贊助人模式。

不同於以往“散養式”的藝術家駐村,科藝很可以半強迫式的要求藝術家必需和工研院的科學家進行交流。計劃分為理解技術-實驗融合-創新實驗-成果發布四階段。該計劃希望科技不只是工具,它於藝術家進行對話,甚至成為藝術作品技術文本的部分。藝術家的創作執念與熱情超乎預期也取得階段性成果。某位舞蹈藝術家在編舞過程中將自動化、行為藝術、身體感知進行融合。另一位藝術家與ai實驗室合作,希望用ai解決舞蹈時定點不準確的狀況。3d列印組則設計舞蹈輔助裝置,保護舞者練習中不受傷,已經進入生產階段。

團隊在計劃過程中希望釐清台灣科技藝術脈絡,邁步往前走。讓藝術家了解前沿的科學技術。因此我們需要可以聽懂科學語言與藝術語言的中介者。

魏琬容(OISTAT國際劇場組織執行長)

oistat類似“劇院聯合國”,研究劇場設計、劇場建築、劇場技術的國際交流。神秘嘉賓通過蠟燭、vr、共融、想像力等話題打開大家的思考。蠟燭也曾是新興科技,劇場也曾用蠟燭照明。不滿現狀的劇場人會再回頭欣賞老科技,想設計忽明忽暗類似燭光的燈泡,或利用蠟燭進行新燈光設計。如果電燈泡、自動控制系統停擺時,老科技也可以在劇場玩出新想法;觀眾一起觀看演出會同喜同悲,而vr眼鏡使人與周邊隔絕,是否影響劇場公共性。再而通過三個案例提出科技可以為藝術帶來輔助,通過五官轉化幫助殘障人士享受藝術。最後提出劇場曾經依靠觀眾想像力,近似還原現實場景的虛擬現實是否影響觀眾的想像力的問題。

 

【活動紀錄】第五場「文化987,在華山對話!」|科科科科…..科藝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