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A-arts-and-economy2

圖說:美國國家藝術基金會製作的藝術與文化對美國經濟的貢獻資訊圖表
來源:https://www.arts.gov/sites/default/files/NEA-arts-and-economy.jpg

原文 :NEA2015 Guide
(註:NEA網站已更新為2016的版本,故這邊提供的是學會先前下載的檔案)

中文摘譯:《美國國家藝術基金會機構手冊摘譯》

再次丈量,一臂之遙的距離,究應有多遠?

評析人:蘇瑤華(台北藝術大學文創產業國際藝術碩士學位學程教授

日期:2015/10/30

美國國家藝術基金會(NEA)掌握美國文化資源分配的機制,50年來抵抗政治介入的痕跡歷歷在目,文化自主性捍衛的論戰時有所見,在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1]的守護和文化社群的警覺聲援下,堅守獨立運作機制。獨立自主的堅持,並不影響NEA與其他機構與組織的合作,從他們夥伴清單(Partnership)中可清楚閱讀到除了民間企業之外,NEA的政府合作夥伴涵納聯邦、州和地方等各級政府,並大幅度跨領域地包含國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和美國市長會議(U.S. Conference of Mayors)等,如此的夥伴組成使得NEA開展多元而綿密的補助計畫,也讓他們藝術文化服務觸角及於偏鄉發展、城市規劃、退伍軍人服務、與藝術治療等,國內罕見與藝文專責補助機構相連結的非典型藝文服務領域。

美國國防部透過NEA連結全國超過2,000個博物館在退伍軍人日等特殊節日,為退伍軍人及他們的家庭設計客製化服務,以表達政府對他們為國家所作犧牲奉獻的敬意與謝意。2011年國防部進一步與NEA合作「返鄉」寫作計畫(Operation Homecoming writing program),導入藝術治療的觀念,協助在戰爭中受創的退伍軍人們和他們的家庭,據統計4年來超過200個家庭從醫療系統或民間協會系統得到協助。

NEA的寫作計畫並非新興計劃,其實從2004年起在波音公司(Boeing Company)的大力贊助下運作,即已在各地寫作中心(writing center)推廣。國防部的委託,提供NEA將既有計劃創意運用的機會,此舉同時激勵原贊助者,繼續在非醫療機構,以傳統寫作爲基礎擴增藝術治療的服務。寫作治療之後,NEA還引入音樂治療等,增加藝術服務社會的面向,並繼續深入醫療服務系統,推廣倡議藝術治療,爲藝術的創意性運用努力。

圖說:NEA與美國國防部合作的「返鄉」寫作計畫
來源:https://www.arts.gov/NEARTS/2006v4-operation-homecoming-writing-wartime-experience/operation-homecoming

1986年起NEA為「美國市長會議」的會員市長們,媒合建築師、規劃師、設計師、藝術家等專業,提供工作坊(MICD),讓市長面對城市個別議題,尋找突破、優化的解決方案。MICD架起的城市創新設計的後盾,也是台灣罕見的藝文夥伴計畫類型。

「大閱讀(The Big Read)」是NEA「2012公眾參與藝術調查(2012 Survey of Public Participation in the Arts)」結果出爐後產生的新設計畫,有鑑於成人閱讀書籍習慣下滑而與「中西部藝術(Art MidWest)」合作建構閱讀社群,以贊助公眾朗讀、讀劇、讀書會、論壇、電影放映等推動閱讀的活動及創新做法,並提供結合新媒體開發成的「教育推廣包(education and promotion material)」,以協助獲補者基礎內容和宣傳推廣工具。

NEA2015補助說明從封面設計所下的學習力(Learning)、參與力(Engagement)、生活力(Livibility)、創意力(Creativity)便揭露年度關鍵字,董事長Chu女士的前言更定調「藝術是日常生活的重要成分……隨著藝術觸及社區,我們得以為經濟穩健和社區活力締造創新性作法」。補助藝術家創作、發展藝文社群活力固然是不變的使命,然而如何運用補助機制,驅動社會創新,以藝術為介面整合社會各部門需求,顯然更是補助政策落實推動的年度重點,總結有幾點值得關注反思:

() 文化藝術是普世需求,關注文化力鮮少觸及之地,開發跨領域合作夥伴。

國防部委託規劃退伍軍人福利,NEA整合藝文服務能量(The Blue Museum);透過市長工作坊(MICD)讓文化的創意成為城市治理的力量。新的合作夥伴為藝文帶入新資源,也將藝文服務的幅度,帶入新境域。國藝會目前的政府機構合作對象,是否能再有新的開拓?

() 藝術療癒,跨領域創新服務,開拓社會藝術實踐的範圍與領域。

安撫戰爭返鄉軍人身心靈創痛,NEA現行計畫轉型,提出創新服務(Operating Homecoming writing program)。為藝術而藝術,為經濟而藝術,為社會而藝術是否也到了成熟可收納在國藝會補助基準之內?現行藝文計畫是否有可以轉身成為跨領域新創藝文服務的項目?

() 回應藝文生態調查,制定新興補助計畫。

定時環境、生態盤點調查,NEA傾聽數據的聲音,回應顯現的問題,制定新興補助計畫(The Big Read);新興計畫既肩負引導時勢之責任,基礎內容與教育推廣資料之提供,可減緩摸索,確使補助計畫朝設定目標前進。

「補助」是靜默有力的文化政策,以補助款項有無「胡蘿蔔」、與「鞭子」交織推動政策計劃;而信守等臂原則(arm’s length)的烏托邦固然是不容撼動的核心價值,但宏觀調控(Macro-economic Control)的策略運用,以確保公共資源的社會回應性,也是應該兼營並重的作法。

[1]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是1791年通過的條文,提供社會人文自主發展的論述:「國會不得制定關於下列事項之法律:設立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限制或剝奪人民言論及出版自由;削奪人民和平集會及向政府起願救濟之權利。」

※本文及摘譯係台灣文化政策研究學會執行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國際藝文趨勢觀察與情蒐計畫」研究成果之一部,著作財產權屬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專文作者、台灣文化政策研究學會及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則共同保有著作人格權
【國際專文評析】再次丈量,一臂之遙的距離,究應有多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