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國立台中國家歌劇院內部示意圖 來源:http://www.npac-ntt.org/venues.aspx

原文:《跳脫建築之外:表演藝術與空間轉化》 中文摘譯 評析人:王孟超(台灣資深舞台設計家) 日期:2015/10/26 臺灣劇場由於一直多半是官方組織,除了國家兩廳院及少數縣市有足夠財源及企圖外,各縣市文化中心場館均只能低限、被動地策畫活動,甚至淪為外租場館,藝術表演必需與其他活動爭取演出空間及經費支援。近年由於政黨輪替,或者是文化覺醒,促使臺北以外縣市得以有機會興建新的表演場館,中央政府也為了平衡南北文化資源差距,投資高雄衛武營藝術中心、臺中歌劇院等大型表演中心,及扶植傳統藝術的臺灣戲曲中心等,地方政府如屏東演藝廳。 臺北固然文化資源集中,能量充沛,但卻苦於場館不足及老舊,近年來雖開發舊廠區,如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松山文創園區等,但仍不足覆蓋所有需求。其中專業的中型劇場,又因新舞臺熄燈之後,更顯不足。預計2017年開幕的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剛好可以補足臺北各式場館之不足,加上原有的臺北藝術三節,臺北藝術節、臺北兒童藝術節及臺北藝穗節,結合場館及藝術節,軟硬體合一,更能有效推動表演藝術。 圖說:皇冠小劇場 來源:http://bardodo.pixnet.net/blog/post/15073803-%E5%B0%8F%E5%8A%87%E5%A0%B4%E5%A4%A7%E6%84%9F%E5%8B%95!!   由於新起的表演場館,硬體上多為複合式表演空間,設計及設備均能對應日趨多元的表演型態,組織也不再屬於官方組織,而是以行政法人、基金會等形式運作,經費、人力及操作,較均充裕、靈活及獨立,團隊也不約而同邀請劇場專業人士領導組成。這些新興的表演場館,因應二十一世紀表演藝術,也始能思索其使命及任務,這裡就「多元分化」提出一些看法:

  1. 劇場必須追求文化及價值的多元化,提供社會在藝術、文化的最大可能。
  2. 節目上,從原來以西歐、北美為主的藝術節目,擴及至其他領域如東歐、北歐、南美、非洲及亞洲。
  3. 價值上,提升本地觀眾對全球重大議題的認識,幫助觀眾了解全球人類共同價值,成為世界公民。
  4. 戲種上,從戲劇、芭蕾、傳統音樂會形式,到現代表演藝術,如現代舞、當代戲劇、新馬戲、世界音樂、科技互動等。
  5. 利用多元科技及活動,增加與社會各階層觀眾的接觸面,如午餐音樂會、子夜場、觀眾參與表演、電子售票、社會弱勢族群活動等。
  6. 同時新興劇場,身為社會文化火車頭,對本土及下一代藝術家有扶植培育的責任,積極提供表演櫥窗,創造一個讓臺灣表演藝術家可以充分發揮天分的環境,並協助推上國際舞台。
  7. 另外藉由國際與臺灣藝術家合作共製,提供觀眾全新觀賞經驗。

所以新的表演場館,有了新的角色及方向,那就是:

  1. 在「文化沙漠」中建立文化中心
  2. 強調文化在日新多元的社會包容、社會族群及階層中
  3. 增加本土社會的節目,成為真正的社區凝聚中心
※本文及摘譯係台灣文化政策研究學會執行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國際藝文趨勢觀察與情蒐計畫」研究成果之一部,著作財產權屬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專文作者、台灣文化政策研究學會及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則共同保有著作人格權
【國際專文評析】《跳脫建築之外:表演藝術與空間轉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