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原作者策展的「微妙三角」A Subtle Triangle 展覽一隅
來源:http://www.jinandpark.com/following/jinandpark.com/The-Subtle-Triangle-Seoul-Museum-of-Art-2015-6

原文:以亞洲為題策展的新可能

中文摘譯

何為亞洲?為何亞洲?——評析〈以亞洲為題策展的新可能〉

評析人:張晴文(新竹教育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助理教授

日期:2015/12/02

 撰文/張晴文

首爾美術館策展人Leeji Hong的〈以亞洲為題策展的新可能〉(New Possibility of Curation on the Subject of Asia)一文,從關於亞洲的策展史談起,指出亞洲策展人針對「亞洲」這一議題總試圖提出新鮮且獨立的視野,以擺脫用西方觀點定義亞洲的困境。在文章中,她談到策劃區域性的國際聯展,首先需考量該區域的定位以及任何可能產生的新定義,另一方面,將能夠代表或反映該區域現況的藝術家納入展覽之中,也同等重要。

在談論以「亞洲」為題的策展時,她以自己在2015年策劃的「微妙三角」展覽為例,指出韓國、中國、日本近年在藝術領域的頻繁互動關係。Leeji Hong認為,這三個國家鄰近世界上最後的停戰區,在發生任何政治與社會危機時,對藝術和文化的需求浮現,使其成為一個共同體。然而,她這次的策展卻遭遇一個挫敗的經驗——「國家」和「交流」仍被以社會政治面向解讀,無法避免與外交連結,展覽與作品被以政治角度消費。Leeji Hong歎道,即使策展初衷在於尋找新穎而具批判的觀點,仍免不了受過去與當代社會特性影響。

本文進一步以周安曼、郭瑛兩位亞洲策展人的觀點,呈現不同策展人對於亞洲議題的看法。周安曼強調舉辦雙年展的前置研究以及與區域溝通的重要性,同時,亞洲的雙年展總免不了談論審查機制、政治藝術、在地、藝術等議題,並且就在圍繞著問題與侷限的不斷提問之中,試圖謀求解答。周安曼認為,台灣和中國的雙年展在注重地方參與以及對亞洲語焉未詳之餘,應在「亞洲的」或「亞洲製造」之外尋求使其更加概念化的可能性。「亞洲」這個命題變動不居且難以定論,藝術家與策展人應該力求解放展覽,以重新定義自身並獨立創造出屬於它的關係網絡。

郭瑛則強調「亞洲」應為一個隨著地方特性而改變的抽象概念,她認為,與其以國家為對象,不如針對城市進行探討、考察,相對容易而有力,能夠描繪出特定路徑,對於找出「交流」實證更是有用。城市之間的交流研究讓批判性思考有相同基準,更使討論更加容易進行而熱絡。

文末Leeji Hong提出,唯有以後殖民思考取代偏執觀點、呈現彼此的同質性與異質性進而理解差異,國際聯展才能有新詮釋的可能。進行藝術創作與討論時,若能避免單一詮釋方式並且觀察當中微小差異,才可能帶來全新觀點的研究,並保有其獨立性。她期待未來有更多由亞洲策展人所發起、實踐的多元策展策略。

冷戰結束之後,當代藝術領域的全球化現象包括第三世界國家藝術家抬頭、國際性展覽(尤其雙年展)暴增。亞洲部分國家在政治歷史進入後殖民時期,隨著國際政經局面的消長,亞洲當代藝術的崛起成為1990年代後重要的風景之一。透過藝術創作與展覽實踐、藝術機制的運作,亞洲各國在藝術上回應主體想像與自我認同建構的需求和焦慮。在「亞洲」成為一個共同課題之餘,這一含括多樣地理、語言、宗教等文化脈絡的區域,如何可能共構一個與西方(歐洲)概念對等的「亞洲」,也成為新興的議題。至少,近年在台灣、中國、日本、韓國的各個藝術論述場域之中,對於「何為亞洲」自有觀點提出,與此同時,將亞洲視為一個整體概念的談論是否有效的辯論,亦潛藏其中。對於「亞洲」的指認和相關論述的建構,似乎是集體的焦慮。

2007年,正當亞洲出現爆量的雙年展奇觀(Biennale Spectacles)之際,國立台灣美術館開辦第一屆的「亞洲藝術雙年展」,展現其對於亞洲議題的關注。然而,在這樣一個以亞洲為名的雙年展策辦之時,同時引發了質疑,例如謝佩霓在〈雙年展vs.亞洲——關於國立台灣美術館「亞洲雙年展」的發想〉,指出本展「雖然以『亞洲』之名高調進行,從策展論述、藝術家的採樣、作品選件、呈現方式等等,似乎卻都刻意規避了提出討論亞洲相關議題的觀點——何謂亞洲?亞洲的疆界或者藝術疆界何在?亞洲性何為?誰能代表亞洲?亞洲或者亞洲藝術的當代性何如……等等」。謝佩霓認為,在亞洲難以定義於一的現實之下,必須正視其間各種歷史與文化的差異,如此,「亞洲做為『共同體』的假設,一如『西方』具備同質性的概念設定,亦復提供了彼此交流的基礎。意即唯有在亞洲內部討論亞洲各國彼此之間的差異性,才可能促成其他的交談的可能。」[1]面對這些疑慮,亞洲雙年展站在一個雙年展的高度上,幾屆以來似乎無意在前揭的各個問題上生產領導性的言說,但在實務的論述策略上,確實採取展現類同與差異的文化及社會面貌,提供觀者認識與思索平台的作法。

圖說:2015國美館亞洲藝術雙年展
來源:聯合報/撰文:非池中藝術網

在雙年展之外,近年台灣藝術圈與鄰近亞洲國家的展覽交流、合作,就策展而言有更多樣性的實踐方式,而對話的對象除了日本、韓國、中國之外,也展現了對於東南亞當代藝術的正視,例如泰國、印度、印尼、柬埔寨等,更多以田野調查為基礎的策展發生,藝術家與藝術機構之間的交換駐村、合作展出,亦更頻繁[2]。然而這些創作與策展的實踐,對於整體性的「亞洲」論述主導權或主張的生產,也未必有興趣,更多著眼於個人面對政經、社會、歷史現實之下處境的反思和回應。這些國家之間類似卻相異的經驗,提供了彼此映照與對話的基礎。更多時候,非官方的、非雙年展形態的策展,藉由策展人或藝術家個人脈絡向國際延伸出來的交流,展現了更深入的彼此擾動及更大的能動性。

2014年吳達坤策展的「亞細亞安那其連線」(Asia Anarchy Alliance),自我定位為以「一群亞洲藝術家發起的跨國『小運動』」、「一場為『想像』而發生的集體藝術實踐」,而實踐的策略則是「透過展覽與工作坊的進行,在哲學思考與全球化運動的現實之間找尋可能的突破縫隙」。策展人雖在論述中談到欲提出對「亞洲」的新概念,在亞洲各地策動以「在地國際主義」包圍「全球化」的實地演練,引發一場由亞洲藝術界所自發自省的「內在革命」[3]。然而,藝評家龔卓軍亦認為本展「並未真正提出安那其連線的新形式與新內涵」,認為尤其當展覽落實在美術館空間,也和其他雙年展形態的展覽同樣掉入「美術館式的展覽思維與體制,不僅難以支撐起展覽議題得以擴展的正當性,更明顯是被編納入都市空間仕紳化的文化工業圈地之中」[4]

圖說:AAA passport
來源:http://www.hiwaterfall.com/post/aaa/

在Leeji Hong文中,郭瑛提出在亞洲以城市做為交流的策展策略,要比國家更為有力。就台灣的策展人而言,相較於台灣做為一個國際間普遍未獲認可的政治實體,以城市做為和亞洲其他地域交流的基礎,在實務上確實容易迴避中國壓力或其他相關的政治問題。近年部分台灣與中國(甚至香港、澳門)的交流,確實繞過了這樣一個未解之結,另求途徑。幾個訴求亞洲不同國家策展人藉由展覽機制相互交流的例子,包括由馮博一總策劃的「兩岸四地藝術交流計畫」[5],由深圳何香凝美術館主辦,以台北、香港、澳門、深圳四個城市的策展人與藝術家交換田野或用各種協作方式完成實驗性的策展方案;2013年由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關渡美術館主辦的「亞洲巡弋」,將焦點置於「身為亞洲的一份子,如何連結、構築亞洲藝術脈動,來面臨新世界的挑戰」,透過策展、論壇,集結台灣、中國、韓國、日本四地策展人在台策展,呈現台灣當代藝術創作。這些展覽除了交流、探討亞洲現象之外,其實也建立了這些不同區域的藝術社群網絡之間相互的連結。

策展人呂岱如在第55屆威尼斯雙年展「這不是一座台灣館」的紀錄片中談道:「回顧整個當代藝術生產模式、彼此文化交流的狀態,其實國界不是這麼明顯地存在於日常生活裡面、一般的藝術生產形式裡面。」[6]雖然這段言論主要談的是在承襲了世界博覽會概念、以國家為單位的威尼斯雙年展舞台上,如何思考「國家館」當代意義的策展觀點,然而,如此的思考放在以「亞洲」為題的策展上也同樣有效。在超國家概念普遍的21世紀,以亞洲為名的策展面對「何為亞洲」、「為何亞洲」的提問,仍有可待施展的空間。

—————

〔關於作者〕

張晴文,策展人、藝評人。現為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助理教授。

[1] 謝佩霓,〈雙年展vs.亞洲——關於國立台灣美術館「亞洲雙年展」的發想〉,網址<http://www.itpark.com.tw/people/essays_data/194/763>(01/12/2015)

[2] 例如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泰國藝術家雙人組Jiandyin於2013年策劃的「理解的尺度—台泰當代交流展」,試圖探討藝術創作者是如何地在地域、語言、社會殊異氛圍下,讓自身創作去貼近與了解當地的人文、歷史等問題。奧賽德藝術工廠於2012年策劃「漫遊島城-亞洲當代攝影交流展」、2012年至2013年策劃以台南、胡志明市為主的台越之間交換駐村計劃「南國.國南-台越藝術家交流計畫」、2013年媒介和鼓勵未曾於東南亞或南亞駐村過的台灣藝術家,前往東南亞及南亞各地駐村的「奧賽德南駐計劃:第一發/朱駿騰南上順化」等。詳見「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網站<http://ocac.com.tw>、「奧賽德藝術工廠」網站<http://outsidersfactory.web.fc2.com/index.html>(01/12/2015)。

[3] 關渡美術館「AAA亞細亞安那其連線」展覽簡介頁面,網址<http://www.kdmofa.tnua.edu.tw/index.php?REQUEST_ID=bW9kPWV4JnBhZ2U9ZGV0YWlsJllZPTIwMTQmTVQ9NSZFSUQ9MTg2>(01/12/2015)

[4] 龔卓軍,〈都市權的復甦:從「亞細亞安那其連線」談起〉,網址<http://gongjowjiun.blogspot.tw/2015/04/blog-post_86.html>(01/12/2015)

[5] 本系列展覽早期僅有兩岸三地,後增為四地。

[6] 台北市立美術館,「這不是一座台灣館」紀錄片,網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Z5oKCEgdyA>(01/12/2015)

※本文及摘譯係台灣文化政策研究學會執行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國際藝文趨勢觀察與情蒐計畫」研究成果之一部,著作財產權屬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專文作者、台灣文化政策研究學會及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則共同保有著作人格權
【國際專文評析】何為亞洲?為何亞洲?—評析〈以亞洲為題策展的新可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